浮游子

一个生来没有王莺莺也遇不到程霜的刘十三。

【八月三十一日】随笔

      渡者,是欲渡者也是摆渡者。
      欲渡者望断山海,路途无尽,归宿无寻;摆渡者渡尽世人,不度其身,随舟零丁。
      我从不是一个好的渡者,自己的灵魂摇曳徘徊找不到答案,甚至遗忘所求;看着欲渡的旅人张口无言示意别津,甚至不曾拥有一叶小舟。

【八月三十日】随笔

  我看着秃鹫盘旋,落地,分食,嘶鸣,最后展翼,归天。
  要不是苦于太贵,我也希望死了去作秃鹫的养料。
  我活着就不怎么有趣,死后要是还不能让我开心,那我是要在阴间给人托梦的,凶巴巴地瞪眼:“快点用我去喂秃鹫!”或者实在等不及了,直接从奈何桥头冲回来,抓着殡仪馆那个烧锅炉的质问:“你还没把我烧了吧?”
  要是我能被秃鹫吃了,那我是觉得挺幸福的。想啊,不知道是哪个lucky dog能背负着我寄托的执著傲立苍穹,反正它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揣着就揣着了,顺带我也能傲视苍穹一回,美滋滋。不过万一它哪天被那个不长眼的打鸟崽子打着了,那我只能摊摊手,没办法是替我掏后事钱的那人太倒霉了。

我仍记得初见时德令哈低矮湛蓝的天
拂过发梢的云
漆得明艳的房屋
漫沙枯凉的戈壁
和永不落的太阳

他们交织着席卷我的梦

有个温柔女子靠在我肩头
陪我看湛蓝低矮的天
拂过发梢的云
漆得明艳的房屋
枯凉漫沙的戈壁
和永不落的月亮

她附在我耳边叹息
“想想人类,别想我了。”
我转头看她
“可是,我不是海子啊。”
她凝望我,用她那一湖不起波澜的深潭
“……睡吧。”

因此我睁开了眼,四周却空无一人
有的只是低矮多彩的天
拂过发梢的落霞
漆得明艳的房屋
漫沙枯凉的戈壁
以及坠落天穹的太阳。

【20180730】我和文子的故事——诗和远方

此非散文,乃胡编乱造激情产物


  文子最近迷上了海子的诗,常深情款款地在客厅大声朗诵“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不屑道:“更年期老女人还装文艺女青年。面朝大海?明明连一套江景房的首付都付不起。”
  她温柔地合上诗集,放好在桌上,然后扛起锅把我追得满屋子嚎。
  

  

  她继续她的朗诵表演,我在一旁嗑着瓜子旁观,企图用嗑瓜子声盖过她矫揉造作的发音。
  我听一阵子,听得实在受不了了,用肘子捅捅她:“哎,你咋这么喜欢他的诗?我给你搞一首,你崇拜崇拜我呗。”
  她张大嘴“哇”了一声,赐了我个大白眼:“真厉害,你来。”
  
  我坐起身,掸掸衣服上的瓜子壳,清了清嗓子:

  “我驰骋在你身上
  我们交融着
  无论是呼吸,还是躯体
  在那刻
  我找到了迷惘的方向
  就像一匹野马
  一心奔赴远方
  若我是野马
  那你的G点,就是远方”
  

  文子在听到最后的“远”字时,尖叫起来:“你他妈公开传播yin hui读物!”
  “你懂什么!这是我这个诗人的意趣!”我抱头鼠窜鬼哭狼嚎。
  

  靠,人家写诗被崇拜,我写诗被打。以后不跟着双标狗玩儿了,跟她玩儿还会被一个比锅打人还痛的玩意儿叫鸡毛掸子的打。
       哎呦呦可疼死我了。

【随笔/感悟】七月二十八日晚

       明明她在做梦
  为什么她的他要向她说忘了他
  梦不该是美好的吗
  她颤抖着伸出手
  他却一眼眷恋也不留兀自散成了沙
  
  她咬唇的动作慌张
  她为什么看不清了呢
  他曾说不喜欢她流泪的模样
  所以不能哭啊
  她不能嚎啕大哭啊
  会被他讨厌的啊
  
  她知道爱他
  不就是把自尊和骄傲踩在脚底下

【彭浩个人向】几天

渣文笔
小段子
客官们慎入啊

———————————————————

     黄毛是我的第一个QQ网友。

  
  他起先叫作“黄狗”,我嫌弃他这名起的不好,太俗,活像村委会出来的。于是他苦思冥想了好半天:
  “……那金狗?或者野狗。”

  我问他为什么要叫狗,还非要加个金或者野字,显得更加土旮旯气儿了。

  他回答我,把理由通通列举出来,说:“我学狗叫很像;我染了个黄头发;我离开家很久了,那不叫野么?”
  我臆想着他乱如蓬草的头发染得黄不拉几的样子,还挺逗的,便回复他:“黄毛得了,狗什么狗。还‘野’呢,就你文青。”于是他的昵称就从宠物沦落成了宠物的毛。
  

  
  
  他很好,会在我抱怨生活的时候安静聆听,当一个称职的树洞。
  他有时候也凶巴巴的,一起玩页游的时候会因为输掉骂人,还埋怨我技不如人。
  
  

  
  有一天,黄毛突然给我发消息说,他买好了车票,很快就能回家看看了,但是要过几天才能跟我联系。
  我真心替他高兴,也替他父母高兴。儿子终于记得回家看看了,多好。
 
   
  但是我现在打开QQ,他的头像灰扑扑的,一如既往地灰扑扑的。
  黄毛说的几天到底有几天呢?
  我掰着指头数数。
  数完了才明白,原来几也包括五千多啊。

【冰九】好眠

小段子(算的吧)
渣文笔
客官大人们慎入






————————————————————



      “喂,沈清秋。”
  
  ……
  
      “还是对弟子不闻不问么?”
  
  ……
  
  
  洛冰河沉默半晌。
  
  
  “……喂。”
  “是不是弟子称一声‘师尊’,你就会睁眼了?”
  
  洛冰河低头看向那人安阖的双眸,嗤笑一声。
  

  “好罢,真是我自作多情。”
  “……师尊爱睡便睡就是了。弟子堂堂魔君,哪有时间闲得蛋疼来找师尊闲聊。”

  ……

  “都几个春秋了,你倒好眠。”

【咕咚】日常夜谈会

预警:
◎小段子(应…应该算吧!)
◎有ooc
◎起名废…









    今天的罗星颇有闲情兴致,坐着轮椅偷偷摸摸地尾随着舰上一群新来的小护士,美其名曰——散步。
    走着走着,其中一个姑娘春风满面地掩着嘴把手机递给同伴,这群小护士扫了一眼屏幕,都咯咯地笑起来了。
    罗星心底好奇,伸长了脖颈去看。




    “艹你妈的狗顾顺敢拱我家白菜!!老子跟你不共戴天!!!”
    今天的住院部又是吵吵嚷嚷地过了一天呢。




    “哎,你们知道吗,今天罗星散个步回病房,把餐桌都给掀了。那几个小护士哄了大半天,他还誓死绝食,仿佛医院那白菜汤他没吃惯似的。”庄羽坐在甲板旁的小茶几上一边吧唧吧唧地嗑着瓜子,一边向蛟一津津有味地讲着罗星的日常。

    佟莉听完庄羽的见闻,不屑地撇了撇嘴,剥了颗糖扔到嘴里:“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了。他每次都这样大惊小怪,也怪不得医院怀疑他有精神障碍。”
    庄羽探头瞥了一眼甲板上吹着海风卿卿我我腻腻歪歪全然不顾其他队员复杂想法的一对影子,唏嘘道:





    “可不是嘛。”

「胜出」新年快乐!

预警:
1)OOC向!!!
2)渣文笔!!!
3)超短小!!!

    现在是12月31日的夜晚。
    绿谷出久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天空,又低头瞅了瞅手机,明明新年马上要到来,零点的烟火祭也就要开始,但他就是焦虑极了。

    他今天在空间转发了一条说说。
    「列表新年快乐!2018还是最好的朋友就赞一个!ヾ( ̄▽ ̄)」
    不是绿谷出久不小心摁到转发,而是他就是想试探试探那个人会不会点个赞。哪怕只是不小心碰到的,他也会很高兴。
    只不过……绝对不可能罢了。
    绿谷出久看着集了一大堆赞的说说,把赞过的人翻到了底也找不到那个人的名字,沮丧地挠了挠头。要不要删了这条说说……?……还是先别删了……万一…万一那个人会点赞呢?
    他犹豫着,一想到那个人总是从赤色的眼眸里明目张胆流露出来的、单单只是对他的嫌弃和厌恶,绿谷心里不知道哪块地方就空落落的,令他窒息。
    也是。对他来说绿谷只是关系极差的幼驯染,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何谈“还是”?想到这里,绿谷出久颓废地把手机放下了。

    “叮咚”。手机提示声响起。
    绿谷出久急急忙忙拿起手机打开QQ。
    扫了那个点赞的用户名一眼又扫兴地摁灭了锁屏键。又不是他。打开特别关心一看,那人的头像是灰灰的。明明下午的时候跟他提了一句的。

    “呜……小胜是笨蛋……”
    绿谷出久躺倒在床上,抬起衣袖遮住了眼睛,手机也被他扔到了一旁。

    “那个……小胜……晚上…能不能上一下QQ帮我的空间说说…点一下赞……?”
    “…嘁。”
    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向爆豪胜己说出这句话后,爆豪多看了他一眼,只扯了扯嘴角,发出一个短短的音节后再没了下文。

    一定是失败了吧。估计爆豪今年都不会再理他了。绿谷出久难过地掩面。
    对爆豪胜己从小一直抱有憧憬和爱恋想法的绿谷出久本来想着,不能和他的小胜在一起的话,至少做个好朋友,也可以稍稍满足。可是照现在这样发展看来,是不大可能了。

    绿谷出久听着手机断断续续的信息提示声,心觉烦躁。反正都不是来自爆豪胜己的,于是索性直接给手机开了静音模式,统统不予理会好了。

 
   抬头数着数着夜幕中寥寥无几的星星,绿谷出久竟有了丝丝困意。
    ——直到自家门被咚咚咚地拍响。
    “喂!废久开门!!”听见门外的人暴躁的声音,绿谷的困意嗖地没有了,急急忙忙跳下床打开了门。

    “小……小胜!你、你、你怎么来了!”突然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人,绿谷出久舌头都有点打结。
    “蠢材废久!”爆豪胜己先给了绿谷一记当头爆栗,“连信息都不会看的吗!还得老子亲自找上门来?!”
   那那那些消息是爆豪给他发的吗——?!绿谷感觉自己被啪啪啪地打脸了。“对、对不起小胜!我…我开了静音……”他低下头,抱歉道。
    “啧。那个说说是怎么回事!”爆豪胜己低头瞥着矮自己快一个头的绿谷,“点个毛的赞?!鬼要当你的好朋友!?”

    ……
    ……就知道。
    ……他早就该知道爆豪胜己的回答。
    十分清晰地听到这句话后,绿谷出久把头低得更低,鼻子不受控制地一酸,便有液体在眼眶边来回打转。

    “靠!老子是要当你男朋友的人啊混蛋废久!”说罢,一个温暖柔软的事物咬上了绿谷出久原本抿得紧紧的唇。
    绿谷眼中还有泪水闪烁,只不过,从悲伤的变成了惊喜的。

 

   在新年的钟声响起和万千花火盛放之时,绿谷出久迎来了他人生中最灿烂的春暖花开。

【胜出/ooc向】一个小小小小的甜饼

萌新小学生文笔憋嫌弃(´Д`)

≡≡≡≡≡≡≡≡≡≡≡≡≡≡≡≡

    一大早,轰焦冻看着坐在座位上哈欠连天的绿谷出久,关心道:
    “昨晚没睡好?”

    “是…是啊,昨晚……晚睡了一点。”
    绿谷挠挠头,有些心虚地瞟着别处。

    今天的绿谷……怎么感觉有点奇怪?

    在轰焦冻张口要询问绿谷有没有事时,“砰”地一声,教室门被踹开了。

    “啊…小胜!早…早上好。”绿谷出久看见那个熟悉的刺猬头,噌地一下站了起来。
    “那个……小胜昨晚还睡得好吧?”绿谷出久有些局促不安地瞅了走到了他面前的爆豪胜己,问候道。

    爆豪十分稀奇地收敛了一点点外漏的戾气,瞥了绿谷一眼:“哼,托某废物的福,老子昨晚、睡、得、很、好。”说完,还咧了咧嘴,一副要将人生吞活剥的模样,但是脸颊上好像……
    ……晕上了一抹粉红色?!

    在一旁看着一切并且观察到这个现象的轰焦冻的三观前所未有地被颠覆。
    那肯定是他眼花了吧?!要不然就是他年纪轻轻就要瞎了?!不行,得去看医生。
    轰焦冻绿着个脸走开了。

    “小胜倒是睡得好!我……我一早起来腰酸背痛死了还很困!都是小胜非要弄那么晚才睡!小胜要补偿我!”
    轰走掉后,绿谷出久顶着一副怨妇脸,揉了揉腰,对爆豪埋怨道。

    “嘁,废久就是废久。”爆豪胜己撇了撇嘴,“那老子今晚就补偿你?通宵补偿?”

    “你你你!小胜真是……!”绿谷一脸羞愤,“不行!小胜太霸道了!”
    爆豪胜己对这番话不以为意,伸手揉了两把小媳妇(划掉)绿谷的头:“今晚见分晓啊?”

    而正好在这时候因为闹钟没响而晚到了教室的丽日同学目击了一切。

    丽日(入腐已久):呜呜呜呜呜老天开眼啊,让我本命cp成真了呜呜呜呜呜呜(:3▓▒